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基金子公司遭遇百舸争流

  竞相成立的基金子公司发现,不论开展何种业务都面临与其他资管机构的竞争。

  文/本刊记者 宁鹏

  子公司业务的放开似乎为基金公司打开了另外一扇大门。

  然而,在门外等候的究竟是黄金满地,还是拿着大棒的野蛮人?

  基金公司股权激励突破

  去年10月底中国证监会发布修订后的《证券投资基金管理公司子公司管理暂行规定》(下称《暂行规定》),打开了基金公司专户子公司的业务大门。

  根据《暂行规定》,基金公司子公司可以从事未上市股权、债权、收益权等实体资产的业务。“政策已经好得无以复加,想不出比这更宽的投资范畴了。”某信托业人士这样评价。

  《暂行规定》实施后,基金公司反应迅速。数家基金公司在一周之内迅速上报方案。去年11月16日,嘉实、工银瑞信[微博]和平安大华的子公司首批获批。

  此后,方正富邦、长安、华夏、博时等25家基金公司相继拿到子公司批文,牌照发放的节奏超出业内想象。

  除了业务范围广泛外,部分基金公司子公司还实现了股权激励。万家基金2月初公告称,其子公司万家共赢的股东结构中,万家基金出资51%,歌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出资35%,上海承圆投资管理中心出资14%。据万家共赢总经理伏爱国介绍,上海承圆投资管理中心为万家核心员工持股。

  随后,东吴基金[微博]专户子公司上海新东吴优胜获批成立,东吴基金持有其70%的股权,昆山永进投资管理中心持股30%,其中昆山永进投资管理中心所持股份为相关人员进行的股权激励。

  此外,长信基金[微博]新成立的子公司也会采取股权激励的方式。除长信基金和长江证券分别占40%和30%的股份外,在另外30%的股份中,一部分会留给专户子公司员工做股权激励,另一部分会留给外部机构。

  股权激励曾经是很多基金公司高管的梦想,如今在子公司里终于可以实现。不过,根据国资委2008年发布的139号文,基金公司高管若想实现股权激励,则要付出离开母公司的代价,也即在母公司不担任职务,仅在基金公司子公司任职。

  高薪“挖角”信托

  基金子公司虽然享有政策红利,在人才储备上却十分薄弱。基金公司的传统业务均面向二级市场,而基金子公司瞄准的却是“类信托”业务。因此,基金子公司目前普遍处于“人才饥渴”状态,除了将母公司专户员工延揽到子公司外,从信托公司等机构“挖角”成为一条热门路径。

  在业内引起最大反响的是平安信托产品研发部总经理金智勇的跳槽。据媒体报道,金智勇将履新鹏华基金子公司的总经理。

  资料显示,金智勇在平安信托期间不仅负责产品设计,其在战略规划及项目投资乃至人脉关系方面都积淀较深。平安信托内部人士表示:“金总不仅有着长达18年的从业经验,并且在团队管理方面也很有办法,他的离开让公司的业务一度陷入停滞。”

  但对鹏华基金而言,似乎找到了快速进入“类信托”业务的金钥匙。

  金智勇的跳槽并非个案。新华信托原副总裁童七华加盟博时子公司博时资本,任副总裁。

  华润信托公司结构业务部总监王明昊亦被博时基金[微博]挖走,成为博时资本副总裁。

  王明昊在华润信托主要负责纯融资类信托业务,而该业务也是华润信托主要创收来源。博时基金的挖角有点釜底抽薪的意味。

  据信托业人士证实,基金子公司对于信托的“挖角”,已经不仅仅局限于具有管理能力和拥有丰富资源的高层。无论是重点的产品研发和申报人员、管理渠道的营销人员,还是基层干活的信托经理,基金公司都“求贤若渴”。

  然而,基金子公司“挖角”信托并不容易,其中最大的障碍是信托业的薪酬标杆。某信托业人士表示:“目前信托行业正处于黄金时期,薪酬标杆在整个金融业非常有竞争力。”

  基金子公司所青睐的“带过团队、项目资源丰富的信托经理”,多数在信托公司已然能够拿到百万年薪。基金子公司的吸引力主要在机制上。这些机制具体表现为:为拥有丰富资源的高端人才提供更大的职业发展空间;对于中层和更基层的业务人士而言,则提供更高的业务分成。

  目前,信托公司员工的收入构成多为“基本工资+业务提成”的形式,其中基本工资所占比例并不高,收入大头仍在业务提成。而据《陆家嘴》记者了解,在项目提成上,基金子公司所给予旗下人才的提成明显高于信托公司。

  有基金公司人士表示:“眼下信托公司提供的项目提成比例大致在30%~50%,而基金子公司的项目提成比例可能会高达50%~60%。”

  对垒信托、券商、PE

  对于原本仅能投资二级市场的基金公司来说,投资触角深入未上市公司股权、债券以及另类投资等领域无疑是个巨大的诱惑。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很多基金公司除了牌照和想法,业务进展并不顺利。目前开展业务的仅有少数几家公司。

  2012年12月初,嘉实基金子公司嘉实资本发行成立首只产品,该产品投向B2B小额贷款项目,在一天内迅速募集达约6000万元的募集上限,据悉该单已经落袋为安,实现了盈利。此后,嘉实资本与盛世神州房地产投资基金公司合作募集设立嘉实资本盛世美澜园专项资产管理计划,首次开发投资于房地产项目的专项资管产品。

  除嘉实基金外,工银瑞信旗下的专户子公司也已经成立了几只项目产品。银行系的工银瑞信,在子公司筹备上显得得天独厚,依托股东工商银行的背景,将在银基合作的通道业务上发力,工银瑞信预计其子公司未来三年内管理规模可逾3000亿元。

  3月13日,东方园林公告称,公司大股东何巧女将其所持有的东方园林有限售条件的流通股份960.92万股质押给万家共赢资管,万家共赢正式开始运作。

  虽然陆续有基金子公司开始展业,但据《陆家嘴》记者了解,基金子公司整体进展缓慢。有基金业人士甚至这样评价:“当管理层给你打开窗户,却发现照进来的不是阳光,而是一堵堵挡住阳光的墙。”

  新成立的基金子公司原本以为发现了一片“蓝海”,而实际上无论是何种业务,都面临着与其他类型资产管理机构的竞争。其中,房地产信托和股权质押面临着和信托业的竞争、融资融券面临着和券商的竞争、PE面临着和创投的竞争。

  最容易开展的是通道业务。所谓通道业务就是与信托、银行等机构合作,往往项目、客户两头资源都掌握在信托、银行手中,基金公司子公司只是利用牌照功能出一个方案,甚至形式上过一下账而已。

  然而,基金子公司要凭借通道业务实现盈利并不容易。2012年,券商资管成为通道业务的黑马。凭借通道业务,券商资管资产规模从2011年的2800亿元快速扩升至2012年年末的1.2万亿元。券商资管规模的增长主要来自定向资管,所谓定向资管实则就是通道业务。

  在券商的冲击下,通道业务利润率被大幅压低。银信合作时期,信托通常会收取3‰~5‰的通道业务费,但券商资管介入后,通道业务费降至1‰之下。其中,宏源证券和广发证券等甚至传出发行0费率的定向产品。

  基金子公司的发展还存在其他不利因素,在不具备刚性兑付能力的情况下,子公司专项资产管理计划的安全性会大打折扣。在《暂行规定》中,注册资本金2000万元是子公司设立的唯一硬门槛。

本文由PC28发布于PC28股票基金,转载请注明出处:基金子公司遭遇百舸争流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